(攝於成大校門對面)
   回台南,還有個主因:我們要探訪從研究所時代,就陪著我們一路走來,關心與指導不斷的修禪師父。

    離開成大,招來計程車直接開到度小月吃午餐。皮皮說,以前重口欲,回台南總想著要吃什麼,現在呢,回到台南只要看到舊時風景就很滿足,吃什麼不強求。話是這麼說啦,當老婆的還是在緊湊的行程中,排出度小月午餐,讓老公打牙祭兼紀念從前的約會所在。皮皮滿足到還帶罐伴手-度小月的肉燥回家,想必是心滿意足。

     這天是週一,可惜對面的台灣文學館休館,讓久仰大名的貝蒂無緣一見,只好留著下次再來的心願囉。


    我們搭計程車來到師父家,這次的拜訪時間原訂在貝蒂懷孕前,沒想到一延,女兒都2歲,可以蹦蹦跳跳在師父家玩耍了。依舊如昨,只要與師父對坐,喝茶,關於人生的困頓問題就在師父智慧的話語中,找到轉化的力量。

    這天有三段對話,讓貝蒂牢記著。

。之一。
    「不能拿杯子!」皮皮緊張地阻止踢芬妮搗蛋,她正想抓起裝著熱茶的杯子把玩。
    「說話方法不對。」師父說。
    「沒有人喜歡被命令,孩子也一樣。『不能、不可以』這樣的命令少說。」師父繼續:「你們要養成習慣,在阻止她的行為說話前,一定要先告訴她理由,讓她知道是為她好,不是為命令而命令。」
    「就如同方才,你可以說,杯子裡有熱茶,拿起來危險,然後把杯子拿開。不管她聽不聽得懂,你們要養成這樣說話的習慣,以後她長大,也才能聽得進去你們對她的話。因為你們都是有理由才阻止的。」

。之二。
    「咦?是個有酒窩的孩子。」師父笑著說。
    妮妮笑著,皮皮和我也笑了。
    「有酒窩的孩子,是因為前世言語說話讓人歡喜,這世才生有酒窩。」師父說。
    原來上一次,女兒就是個說話討喜的孩子啊。我知道,師父也在告訴我,要總是言語說話讓人歡喜,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

。之三。
    「老師,我發現妮妮只愛看攝影畫冊或者接近真實畫風的繪本,對於我唸故事給她聽一點興趣也沒有。」貝蒂忍不住向老師告狀,這是媽咪很在意的事情。「這代表什麼呢?」
    「從事物的真實面來認識世界,是最好的事情。哪有什麼不好?故事是虛構的,因為你去詮釋才產生意義;看不看故事書是其次,喜愛直接透過真實的事物學習這點,妳應該要肯定。」
    師父的話常常像醍醐灌頂,讓我明白自己的盲點。
    是呀,我應該因此瞭解也珍惜女兒的特質,何必硬是將自己的標準套在女兒身上?
    
    因為臨時成行,我們沒時間張羅新竹的米粉貢丸當伴手相贈,覺得有些失禮。但這樣迢迢百里而來,我想師父懂得我們的心意,只是想要看看師父、再聽聽師父說話、也讓師父看看我們的心肝寶貝。這種心情,我想以孟浩然的詩註解: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 绿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註)

    與詩人的平淡恬適的心情相同,我們來,只為了喝杯茶、聊番話、相視而笑,如此而已。直坐到黃昏、入夜,為了趕搭高鐵,才牽著女兒的手向師父依依道別。
    很高興,故人依舊。

(註)《過故人莊》在孟詩中雖不算是最淡的,但它用省淨的語言,平平地敘述,幾乎沒有一個誇張的句子,沒有一個使人興奮的詞語,也已經可算是“淡到看不見詩”(聞一多《孟浩然》)的程度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ttycat 的頭像
bettycat

貝蒂凱特@我愛小酒窩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