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皮皮回宜蘭探親總是公婆下廚做飯給想念媽媽味道的兒子享受,所以每餐必有燙蝦和高麗菜湯,其他如鮮魚、香腸、烏魚子等也免不了,青菜類因應健康需求才端上桌,作兒子的自然是滿滿的懷念和滿足。當媳婦與作女兒是不同的,即使公婆對我很好,從不要求我下廚作事,但總覺得自己有些厚臉皮跟著皮皮吃香喝辣,吃在嘴裡總是忐忑不安,似乎自己應該怎樣盡點心,才不會落得壞媳婦之名。

    過去隔著一層有禮親切的紗,成為一家人。這次過年帶踢芬妮回宜蘭看阿公阿媽,奇特地我彷彿聽到某個卡榫準確地扣住的喀拉聲音,似乎透過踢芬妮血液裡皮皮和我緊緊相連的DNA,我和皮皮的家族真正扣住了,真正的家人。


    前幾年,守歲吃年夜飯的時候,一家人聊著各自的近況,公婆去琉球玩的經歷、小姑的教學問題、小叔和弟妹的銀行工作;短短時間內,年節的樣子變了,孩子一個個出生,今年的年夜飯則要吆喝小朋友上桌、坐螃蟹車的要看顧、還吃著母奶的奶娃則純粹上桌裝裝樣子,這個家也越來越熱鬧了。


    明年,貝蒂可能要追著踢芬妮餵年夜飯囉。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