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好手術服,躺到推床上

護士小姐做最後確認

眼鏡交出去後,眼前模糊一片

這時護士小姐突然發現我的髮夾也是金屬物,趕緊拿下來

皮皮和護士小姐一起將我推到電梯口

這時恍然憶起上次臨時決定開刀,紅牌醫生緊急將我推到手術室的畫面

到了開刀樓層,接手的護士小姐確認身分後

準備推到手術室

上次,皮皮在這裡掉眼淚

這回,雖然我們都有心理準備,可是仍不免覺得驚怕

老公輕吻我當做鼓勵

再怕,為了肚子裡的寶貝也要去啊

 

到了手術台,準備麻醉

麻醉醫生嚷嚷進來,已經12小時沒睡了(驚)

護士幫我蜷成蝦米狀

麻醉醫生一面說著同院其他醫生的笑話、一面在脊椎處擦酒精

「我怕等一下會移動。」我提醒醫生,這是上回麻醉的經驗,要下針時我抖了一下。

「沒關係,我會找到地方下針。」睡眠不足的醫生安慰我,感激。

本以為會很痛,不過只有針扎的感覺,冰涼的針劑流進體內,總算大功告成。(上回在陣痛時打無痛分娩針,想不起來扎針的感覺,只記得陣痛)

 

過一會兒,醫生捏我的大腿,「會不會痛?」

「會。」

醫生就加重劑量。

一切就緒,我們的紅牌醫生遲遲未來。

「醫生呢?」有人問。

「在樓上接生,還要等一下。」

一大早就好忙的醫生啊!(心裡湧出崇高的敬意)

反正時辰是2小時為單位,只要麻醉還有效,大家就慢慢來吧。

總算姍姍來遲的醫生一進手術室,所有人立刻就定位(非常熟練的專業團隊)

只聽到我們的紅牌醫和麻醉醫生閒話家常

「咦?上次的傷口很漂亮,是我動的手術嗎?」醫生問。

「對。」醫生,這時候不是炫耀的時候吧?

然後,我就聽到小Jo的哭聲了!

第一個想法是:「跟姊姊的哭聲不一樣,聲音比較軟、音調比較高!」

「果然是女生喔。」抱起小Jo的醫生說

護士小姐抱著小Jo到旁邊梳洗

「這是妹妹喔。」護士將妹妹送到我身邊

小Jo還在哇哇大哭,當初姊姊只哭了一聲,看來妹妹的體力比較充足啊。

「寶貝,妳終於來了!」這是媽媽對小Jo說的第一句話。「不哭哭喔。」

黑髮濃密的小Jo竟然這麼小一隻,媽媽好驚異,真的忘了新生兒的尺寸了;大近視的媽媽看著小baby想著,跟姊姊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只差沒有酒窩而已。期盼了好久的小女兒,終於讓我們盼來了,感受還不太貼切。我們竟然有了第二個女兒呢!

聽到媽媽的聲音,小Jo哭聲停了,護士將她輕放在我胸前,聽著媽媽心跳聲的小Jo,像在子宮內睡覺的姿勢般閉著眼睛。

才一會兒,護士就將小Jo抱走

「要抱給爸爸看嗎?」半身麻醉中的媽媽問。

「對。」

在外頭等這麼久,我想,看到小Jo的皮皮應該會跟我有一樣的感覺吧。

 

201008Jo05.JPG

▲爸爸還不忘拿出相機為第一次看到的小女兒拍照

 

在恢復室停留1小時,護士一直來確認我的雙腳知覺恢復進度

終於,腳趾頭可以動了

皮皮在外頭等候,我們倆一致驚嘆:「跟妮妮一模一樣!」

重頭戲唱完,接下來就是剖腹產的傷口癒合和最關鍵的母乳之路

 

201008Jo06.JPG 

▲第一天,姊姊和阿公阿嬤一起來看妹妹,撒嬌的姊姊爬上病床要跟媽媽黏在一起

 

和小Jo度過的第一天,讓爸媽重新溫習照顧小Baby的日子

與上回住院不同的是,醫院已經改為強迫24小時母嬰同室

比起新手父母,我們當然比較有心理準備

大大出乎爸媽意料之外,小Jo是個愛睡不哭鬧的小天使

踢芬妮的愛哭敏感已經讓爸媽認定小Baby就是這麼難伺候

第一天,除了配合護士定時的檢查外

爸媽就是努力吵醒Baby

「寶貝啊,起來ㄋㄟㄋㄟ囉!」

 

妮妮和阿公阿嬤、姑姑下午來看妹妹

聽阿嬤說,前一天睡前妮妮開始找爸媽

到了醫院,看到媽媽躺在病床上還是忍不住撒嬌

看到妹妹之後,更不想離開爸爸媽媽

媽媽看女兒這樣,心裡好捨不得

公婆怕妮妮待越久越不肯走,看了小孫女後就帶妮回去

才第一天呢,皮皮和我雖然開心照顧小女兒

卻又非常想念踢芬妮

矛盾啊,就是父母的心情

 

201008Jo07.JPG

▲少少的初乳,量雖少的可憐,還是趕緊拿給護士餵食

 

妮妮來的時候,護士量體溫發現我發燒

應該是術後半天沒進食喝水的原因吧

到了晚上體溫仍然沒降下來

醫生開了止痛藥退燒

也因為發燒,小Jo推回嬰兒室,媽媽要努力擠初乳才不會餓到小寶貝啊

隔了一晚總算退燒

好消息是,總算等到單人房了!

 

201008Jo08.JPG

▲妮妮隔了2天才來看妹妹

 

搬到單人房,有了電視的熱鬧聲音

總算有喘口氣的感覺

這時傷口疼痛、子宮收縮疼痛都還在可以忍受範圍(畢竟有術後止痛+止痛藥加持啊)

每天晚上10點推回小Jo洗澡、然後早上6點多再次推回量體重、黃疸值

白天就是密集的傷口照料、乳腺疏通

小Jo還維持在媽媽肚子裡的作息--喜歡當夜貓子

晚上睡不久就會醒來哭一陣

媽媽負責餵奶、爸爸負責換尿片

一夜好眠的日子再見啦

辛苦的夜奶生活正式展開...

 

這幾天妮妮只和爸爸媽媽講電話

電話裡又是撒嬌又是帶哭音,說不要住姑姑家了,要跟爸爸媽媽一起

聽到姊姊的委屈

媽媽也跟著掉眼淚

只希望能趕緊出院,跟姊姊在月子中心相聚啊!

 

這次初乳量比預期來的快又多

所以早早就遇到乳房硬塊

皮皮用五年前印象中的按摩方式「痛下毒手」

不過,總是這會兒才把硬塊推散、下一刻又漲起來

這個問題到月子中心比較好解決(那裡的客服小姐個個都是「大內高手」)

出院這天,院方安排長時間的衛教:1.母乳相關問題、2.寶寶相關問題

不妙的消息是,護士告知的黃疸值偏高(跟姊姊一樣)

隔天就要回診,護士還加上一句「讓醫生評估要不要留院治療」

讓媽媽整個人都焦慮起來

 

結完帳

皮皮和我手牽手走到嬰兒室入口

好熟悉的情景

上回也是在這裡從護士手中接回踢芬妮

沒想到隔了這麼多年

我們在同一個地方,接回同樣寶貝的小喬安

「總算告一段落了。」皮皮說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貝蒂凱特@我愛小酒窩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