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過後的某天,凱特一家中午聚餐。

    地點當然還是選在社區某家餐廳,這地點離保母家近,中午和貝蒂爸媽約在餐廳,凱特夫妻還可以上午上班,只要吃飯前到保母家,就可以牽著小孩聚餐,從容之至。

    踢芬妮久久沒看到外公外婆,開始害羞怕生,只顧著玩眼前的菜飯,吃著吃著,小孩愛撒嬌熱鬧的天性忍不住,初時有些遲疑喚:「阿公、阿婆(客家說法)」 ,到後來吃一口飯就要喊一次。外婆比較遜,不太會逗孫;反倒外公一直喊「妮妮」,讓小妮子開心極了,連續幾天晚上回來都跟媽咪問:「阿公呢?」 

    清茶淡飯間,除了向外公外婆報告小孫女的成長小事外,話題還混著園區生活啦、哪家親戚結婚、哪家小孩念貴族幼稚園、皮皮的血壓數值、媽媽的生意情況、弟妹目前的生活概要...在這些拉裡拉雜的話題裡,卻流動著專屬凱特家的幸福圓滿。

    我想起皮皮曾說:「老婆,我們要多存點錢,讓女兒可以出國唸書。」
    那時我回答:「如果她真的想要,我不會阻止她;可是我也不會鼓勵她去;因為很可能到時候她就嫁到國外,我們一家三口可能連過中秋節都聚不到一起。」
    這或許是母親的私心,我沒想要女兒出人頭地,只希望年年月月常相見。 就像這天中午,只要前幾天約好,我們一家就能圍坐吃頓滿足的團圓飯。

    「妮妮,要不要吃芭樂?」皮皮拿著芭樂問。
    「不要!」
    「女兒,吃芭樂。」 貝蒂爸提醒。
    我夫,我父。

創作者介紹

貝蒂凱特@我愛小酒窩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