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all

話說星期六清晨五點,一隻很早起的鳥飛到我家敲門。

「誰呀?」

「快遞。」

「誰大清早來送信啊?」咕咕噥噥地抱怨,身旁的老公還在昏睡狀態,迫不得已我只好滾下床,頂著滿頭亂翹的頭髮,開門。

一隻全身濕透雪白,右眼像賤狗一樣黑了一圈的大鳥站在我家門口,雨水沿著他的羽毛滴滴答答到地上,望著這隻落湯鳥,我差點笑出來。



「Sweet Family?」鳥開口了,公事公辦的聲調。

「呃?」早上聽英文,反應慢一拍。

「JJ和Bettycat的掛號信,請本人來簽收。」

「我是Bettycat。」

「JJ呢?」

「睡覺。」

「我還有一堆的信要送,妳代收就可以了。」這隻鳥不耐煩地說,黑眼圈看起來更明顯了。「快點,在這本簽收簿上蓋上拇指手印就好。」他身上背的書包看起來很重的樣子。

「什麼信啊?」我又慢半拍狐疑地問。

「小惡魔通知單。」

「什麼?」我懷疑自己的耳朵。

「我是Mr.送子鳥,只負責送一種信,懂了吧?」這隻脾氣不好的鳥開始惡聲惡氣,「快點簽收, I got work to do!」

「送--子--鳥」我重複一次,「送子鳥?你是送子鳥?」受到驚嚇之餘,我的聲音越揚越高。

「我是送子鳥,不是鸚鵡,不要一直重複我的話!」這隻鳥已經開始咆哮,「Miss Bettycat,Mrs. Sweet,妳再不收信,我就註明查無此人不送了!」

「現在才12月初,我還沒做眼睛雷射手術,而且又還沒到天秤座的時間,你弄錯時間了吧?!」我的腦袋開始慢慢靈活運轉起來,開玩笑,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可以搞錯。

大鳥惡狠狠瞪我一眼,我堅持不退讓地瞪回去。

他低頭掀開書包蓋,拿出一台紅色的PDA。

「父親姓名、母親姓名、送件日期」。他自言自語,用他尖尖的鳥嘴飛快在那台嶄新的PDA螢幕上輸入資料。

「有了!」他瞪著PDA緊皺眉頭,「送件日期,指定天秤座小天使...」

「你看吧?」我得意洋洋地說。

「處女座次之,跟爸爸媽媽一樣的獅子座也能接受。」他慢慢地唸完,露出奸詐地微笑。

我不祥地想起上個月生理期來之前,自己的確曾經這樣發願過。

「不行,我不接受次要選擇,你可以走了,下次請早!」我先發制人地用力揮手道再見,迅速關門以絕後患。

叮鈴!門鈴死命地響。

「Bettycat小姐,我警告你,我可是看在跟你台南老師麻吉的份上,硬幫妳排入我的工作表上,為了送妳這封信,我連百年難得一見的冬颱颱風假都沒休,妳還不知感恩!」我在門後貼著耳朵,聽見他鼻子用力噴氣的聲音,「妳再不開門收信,我直接告訴你,聖誕老頭今年小氣不幫我送信,聖誕節我已經工作滿檔,更別提明年的春節要死命加班,老闆也沒給我加薪!妳今天不簽收的話,我就把妳排到明年休假之後,送妳小惡魔太座!」

「你怎麼可以!」我霍地開門跟著怒氣沖沖。

「收不收?!」

「你就不能過陣子再來嗎?」我不死心再問一次。

惡鳥一聲不響,轉頭用他的鳥嘴按住電梯下樓鍵,好樣的,不理我。

樓梯間只有呼呼的風雨聲,電梯從一樓、五樓、八樓、十樓...小惡魔太座的咒語太可怕...叮!電梯門開了。

「算你狠!」我嘟噥著,不爭氣地搶過接過簽收簿蓋上指印。

大鳥對我展開勝利的笑容,交給我一封濕淋淋的白色信封後,慢慢走進電梯,開始哼歌。

「喂!你還沒說是男的還是女的?是不是雙胞胎啊?」

大鳥賤狗般地那道眉一挑,繼續哼著他的Jingle Bell。

電梯門關上。

「你這隻臭鳥,回來說清楚!」我對著金屬門喊著。

雨聲淅瀝,門前留著一灘大鳥留下的水窪。

我用力關上家門,阿貓Dino躲在沙發上遠遠看著我,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老公!起床啦!」我對著臥房喊著,「颱風吹到家裡啦!」





後記:大概是被惡鳥懲罰,從星期六下午開始喉嚨不舒服,然後是頭昏發燒,怕吹到風星期一還請假在家,可惡的送子鳥,嗚。搞不好是巨蟹座!




創作者介紹

貝蒂凱特@我愛小酒窩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