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path Happy Birthday tickers

Daisypath Happy Birthday tickers

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l 30 Wed 2008 12:40
  • 安好

颱風跟著我們到台南-高雄度假
在高雄金典64層樓
眺看海港波濤
雖然無可奈何,卻又感到莫名的幸福


「我要拍!我要拍!」
學媽咪玩相機,成了出門的固定遊樂戲碼,媽咪想,妮妮大概快要有專屬照相機了。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早上醒來,外頭已是亮花花的陽光滿天。懶洋洋地。
我們要去哪兒好呢?
「去高鐵吃摩斯早餐,還可以免費停車,如何?」老公提議。
「准!」老婆爽快。

【看圖說故事】預備,起!

妮妮手上拿的,是路經「黃家水煎包」,皮皮忍不住停車外帶的好料。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女孩的心裡,好像都存著一個小小芭蕾之夢。

    粉紅色的舞衣、褲襪、舞鞋,上台表演時加穿澎澎的短紗裙,小舞者在台上墊著腳尖,舞著美麗的天鵝之舞....那是我小時候最輕盈的夢想。
    
    也真的學了一段時間的芭蕾,在國小對面的一所公立幼稚園裡,矮小的我排在後半(因為是臨時插進學習),跟著其他小女生,以固定的鋼琴音樂為背景學習點踏,然後劈腿拉筋,最後才有短短芭蕾的編舞,然後大家互道再見,每個小女生都是直接脫下舞鞋、套上外套裙子,就走出教室。在某個秋天晚上,走到教室門口,發現一片漆黑,其他的小朋友說:「老師去美國學芭蕾了。」連說再見都不曾的老師,心中只有舞。

    沒有老師,那夏日晚風裡輕輕飄揚的鋼琴樂音、粉紅舞步,就如同過去的夏天,不再回來。
    有一天,大一歲的乾姐問我,要不要跟她去市中心(那時從龍岡到中壢,就好像鄉下進城一般)學韻律舞。我懷著芭蕾之夢前去,失望了,音樂換成輕快的傳統歌謠(搭配民族舞)和西洋國語流行樂,總之就是舞蹈的大雜燴,這裡的老師對舞蹈沒有夢,舞蹈只是生財工具。我學了一陣,還在全校運動會與學姐搭配表演雙人勁歌熱舞,到後來了無新意,也就停下。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為了買一支打氣筒、小孩臂圈
嗯,東看西湊,貝蒂又忍不住敗了妮妮的洗澡玩具
(即使,浴缸裡已經滿滿的一池玩具載浮載沉....)

皮皮說,女兒最愛的噴水鴨鴨肚皮破了
貝蒂就補了「農場噴水組」
踢芬妮立刻變心愛上小雞,抓著小雞下水去
還有Jessie買的英文字母玩具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腸病毒警報響徹全台
於是我們選擇在家
享受安靜、緩慢的週末

早上我們悠閒地在餐桌前
一人一落蘋果日報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哎呀呀,Jessie一Po文更顯得凱特家手腳慢
最近工作負荷量大,剩餘的精力
都拿來啃書了
先po圖,讓大家看圖說故事吧

繞過2大圈花市熱鬧的吃完攤位,我們才終於踏入動物園。妮妮和凱凱已經很自然地會手牽手一起走了。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早上像個女工似地處理辦公室遭白蟻的倉庫,七月天的太陽底下,一個上午就累垮了。下午請了半天假回家洗澡、洗衣、睡覺,黃昏時分醒來,是接女兒的時間。

    當我靜靜走到保母家巷口,看到這一幕:保母正為女兒梳頭綁頭髮,踢芬妮洗好澡換了淺藍色的洋裝、穿著她最近特別愛的銀色娃娃鞋,乖巧安靜地背對我坐著,讓保母打扮。

    這是一幅屬於小女生的、靜的圖畫。不若平常接女兒時,她或許正開心地拍皮球、騎腳踏車或者跑著讓小哥哥們追;這天傍晚,我好像闖入專屬於保母和女兒分享的溫馨時光。

    「媽媽!媽媽!」踢芬妮看到我,立刻靜不下來,老想站起來拉我的手。
    「媽媽看妳綁漂漂,妳坐好喔。」我繞到保母身旁,讓女兒可以看著我。
    「還有兩口沒吃完。」保母用眼神示意,旁邊小凳子上的小碗裡還裝著兩口稀飯。
    「我們去散步好不好?」妮子開心地問。
    「好,可是要吃完兩口飯才去。」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正因為傷痕累累
所以需要幽默公寓
這是我平衡式的閱讀旅行
      
    這個故事太哀傷了。起頭首段就是這麼一句話:「十九歲那年,丈夫第一次打了我。」是的,這是個家暴家庭的故事;吸引我閱讀的,是封底簡單的情節摘要-

十八年來,弗蘭妮藏著一個祕密,藏著滿身傷痕。

為了讓孩子能在父親的陪伴中成長,為了心中無法割捨的情感,她選擇留在丈夫博比身旁。直到某夜見到孩子臉上陌生的表情,她終於做了另一個選擇,為了兩人的性命而攜子離家……

幾經波折,他們終於在離家千里的小鎮定居,隱姓埋名、與家族斷絕聯繫。新環境帶來挑戰與精神壓力,卻也讓兩人逐漸忘卻過往傷痛、療癒傷痕。然而弗蘭妮明白,身為警察的丈夫終有一天將出現在他們面前,這是她最深的恐懼,卻無能驅散……

betty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